当前位置:
门诊路一天走2万步,杭州72岁志愿者奶奶:年轻人“卷”,年轻人教我“断舍离”
时间:2022-06-13 09:31:38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上午八点,在杭州市临平区妇幼保健院五楼,健康体检中心的工作人员开始忙碌起来。人群中,有个穿着红背心、一头银发,奶奶级别的志愿者很惹眼。

“B超怎么取号?”“洗手间怎么走?”“体检报告要去哪里拿?”……面对大家抛出的一个个问题,她都有答案。

娴熟地在自助挂号机上操作、引导患者去科室就诊、帮忙看体检报告的各项指标……这些都是她的工作日常。就在小小的门诊平台,她一天步行数能超过2万步。

她叫许银子,今年72岁,过去9年几乎天天进医院当志愿者。

“许奶奶是医院里的红人,做志愿者特别敬业。有时候因为家里有事没来,我们都挺挂念她,感觉少了些什么。”一旁的护士说。

网红奶奶、最美志愿者……这些都是周边人给许银子贴的标签,不过她却说:“我就是踏踏实实做好志愿者工作而已,这样的生活蛮有味道。”

今天的杭州故事,跟着小时新闻走近许银子,听听她做志愿者的故事。(更多杭州故事请戳专题:杭州故事| 杭州人自己的故事,小时新闻等你来听来讲来分享)

以下是许银子的讲述——

社区组织党员当志愿者,我报名后“上瘾”了

今年是我做志愿者工作的第九年。

9年前,社区组织退休党员去做义工,当时“义工”对我来说是个新鲜事物,我也不知道义工具体都做些啥,不过作为老党员,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报名后社区工作人员直接把我们领到医院,培训我们心肺复苏怎么做、遇到像电梯故障这样的紧急情况怎么办、各个楼层都有哪些科室……

我明白过来,原来是当志愿者呀!

经过简单的岗前培训,我们就穿着红背心上岗了。

当时新手“上路”,更多的还是一边当志愿者一边摸索学习。好在我记性不错,很快就把各个科室所在的具体位置都摸熟了。这些也是我们平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

这9年来,光自助挂号机就“进化”了好几台,一开始是用现金支付、后来有了刷卡功能,现在扫码、刷脸都能支付了,时代变化还是挺快的。

我没想到,做志愿者能做出“瘾头”来,只要家里没什么事,我几乎天天都在医院当志愿者。

现在我的时间表安排得很紧凑,每个星期一、四在临平区妇幼保健院做志愿者,其他五天都在临平区第一人民医院。就像你们上班一样,我的工作就是在医院里为大家提供好服务,每天从早上七点到下午四点,很充实。

在“志愿汇”App上,我的志愿时长已经超过10000小时了。这个App是2015年才有的,我之前的志愿时长都没算进去。

不过,我也不是为了追求这个数字多少才做志愿者的。志愿者这项工作,能够帮到其他人,这让我的获得感很足。

以前也有人问我,许奶奶你怎么不出去旅游,享受退休生活?我说,做志愿者就是一种享受,这样的生活蛮有味道呢。未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会一直当下去。

生活的坎一个接一个,关关难过关关过

以前的生活,还蛮辛苦的。我是领养来的,从记事起,就和养父母一起生活在老余杭。

十多岁的时候,我到塘栖新华丝织厂当工人,光抽丝这一样活,就干了31年,手上都是老茧。

二十多岁认识了老伴,双方家庭条件都不太好,我们两个人租了一个小隔间当婚房,土墙用报纸糊起来,一个月的租金是2元。

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来,47岁那年我得了子宫肌瘤,医生说要开刀,听到这个结果我当场两眼一黑。当时开刀是个大事情,医疗技术远没有现在这么好,也听说过有病人开刀后在手术台上没起来的,那年其实我把自己的寿衣都准备好了,就怕有个万一,还好最后手术很顺利。

之后,我的老伴又先后得了胆管癌、胃癌,前后动了七次刀,跑了很多家医院。去年3月,老伴因肝胆结石,要动手术,是在我当志愿者的临平区第一人民医院做的。从中午到晚上,手术持续了八个小时,我看到医生出来的时候,腰都直不起来了,真的很感谢医生。

其实,一直在医院当志愿者,我也有自己的心思。我的老伴身体不好,他平时很依赖我,我也要躲躲他。实际上生病的人不好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的,自己走走,倒倒水,活动活动,他现在身体也比以前好了,医生都说我们家这位是奇迹了。

虽然这些年生活的坎一个接一个,但关关难过关关过嘛,我们都一起挺过来了。

现在不愁吃穿,老伴身体状况比较平稳,孙女也上大学了,想想都开心。

没有以前的苦,哪来现在的甜?你说是不是?

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他们也是我的“老师”

今年,有人把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太卷了”的视频传到网上,有不少身边的朋友和我说你成网红啦!

其实我平时不上网,不知道“卷”是现在的流行词语,这个视频我也没看到过。

我是真的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要会,不像我们以前,在厂里一个工种可以干到退休。

我老伴生病开刀那些年,每次儿子想请假一起陪护,我都叫他安心工作,不愿意让他帮忙,这些事情让我们老一辈承担就行了。

年轻人是最有活力的,在医院做志愿者,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能学到不少东西,活到老学到老嘛。

像我刚开始做志愿者的时候,用的是那种接打电话用的老年手机,现在有了智能手机,怎么下载软件、怎么用微信都是他们教我的,也算是跟上时代步伐了。

从年轻人那里,我还学到了“断舍离”。我们这一代平时东西用完不舍得扔,都一股脑堆在家里,这样其实不好。听说这几年“断舍离”这个词很流行,我学到以后,现在定期给家里做大扫除,用不着的东西及时清理。

像我们年纪大的,活得开心、身体好一点,就是子女们的福气。现在从医院“下班”后,只要晚上天气好,我都会约上几个姐妹,一起跳跳广场舞,唠唠嗑。充实的一天结束后,第二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编辑:王俊杰  审编:admin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公益网”(域名CHINAGONGYI.COM.CN)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公益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公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公益网CHINAGONGYI.COM.CN)”的文章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电话:400-0156-539 电子邮件:chinaqnlm@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