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奥数杯赛“归来”:竞赛变“研学”,答题成“闯关”
时间:2021-01-13 13:22:28来源:新京报

“全北京最重要的BS活动,你准备好了吗?”“YCB复评就要开始了,线上测试、鹰眼系统监考⋯⋯”

2020年岁末,北京小升初家长群里神秘“暗语”频出。培训机构老师和家长们心照不宣——又到了小升初孩子们最繁忙的时节。

“BS”即“杯赛”,“YCB”意指“迎春杯”,一项北京大名鼎鼎的传统中小学数学竞赛。

而这只是“民间”叫法。最新活动官方名称叫“2020-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初评在2020年12月5日结束,复评在2021年1月9日。

同期进行的,还有“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思维挑战’冬令营”等。多位家长及业内人士透露,它们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华杯赛”、“希望杯”数学竞赛。

长期以来,竞赛获奖的一纸证书被家长们视作小升初成功“上岸”、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筹码,而杯赛也因此热度不减,直至教育行政部门多次出台“禁赛令”。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提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随后,包括“迎春杯”“华杯赛”等在内的多项竞赛被叫停。

2018年9月,《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印发,教育部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白名单管理。而上述竞赛并未出现在白名单上。

“很多这类活动没有申请或没有通过白名单审核,很有可能改个名字不叫竞赛以避开白名单。”

新京报记者多方求证发现“奥数”改名“思维训练”,答题变身为“闯关”,竞赛活动包装为“研学营”、“冬令营”等,上述赛事名称虽有变化,但主办方、组委会并未改变,仍会安排学生考试答题并评奖——奥数杯赛卷土重来。

1月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中国教育学会(该机构受教育部委托负责竞赛活动的申报受理和初核工作),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对这类活动家长要多斟酌辨别,可向教育部举报。

培训机构代报,神秘的竞赛主办方

“各位家长好,关于迎春&华数的报名链接出来了,北京市含金量最高的比赛活动,点开链接即可报名⋯⋯”

2020年11月17日,北京四年级小学生家长杨女士所在的校外培训机构班级家长群里,班主任老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杨女士心动了。她点击进入报名页面,“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一行大字跳入眼中,页面顶部正中显示有两个logo,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和“北青研学”,底部主办单位标注为“北京青年国际研学旅行有限公司”。

整个报名过程中,没有任何“迎春”、“华数”字样。但该机构老师直接挑明:这就是原来的迎春杯、华数杯,并告知家长们:“这次的迎春&华数活动,初赛合到一起举办。进入初赛后,即同时获得迎春杯复赛和华杯赛复赛的资格。”

据悉,活动按年级进行,三、四、五、六、初一年级的考生可选择自己对应的年级报名,“各年级按一定比例的优秀生可进入复评”,报名费用520元。

杨女士女儿顺利通过了初评进入复评。2021年1月9日早上10:30,孩子坐在电脑前,登录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复评系统开始答题。在她的斜后方,还支起一部手机,开启“鹰眼监考系统”作为第二视角,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这样没有死角。”杨女士告诉记者,在规定时间内,孩子不能出画面,家长不能进入画面,全程开启扬声器,所以也无法通过声音交流。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竞赛活动转为线上进行,为保证公平有序进行,“鹰眼监考系统”成为大部分主办方的选择。

但主办方是谁,杨女士并不知情。她告诉记者,整个报名参赛过程中,报名、咨询等均是通过孩子参加的奥数校外培训机构完成,考试全部为线上形式,没有接触到主办方工作人员。她给孩子报名奥数班已有两年时间,每年学费将近2万元。

2021年1月5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俱乐部在每个城市有多家会员单位,主办方会授权这些会员单位招生。和迎春、华数活动一样,希望数学活动也不接受个人报名。

“例如北京,有北京工作站,北京工作站对北京的会员单位进行管理。报名须通过会员单位,我们总部这边不接受报名。”该工作人员告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在北京已有60余家会员单位,学而思、新东方、高思等知名教育机构均为其会员单位。

“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俗称“华杯赛”)亦如此。

2020年11月,微信公号“华数之星”发布通知称,启动2021“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但不接受个人报名。1月初,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活动主办方一名工作人员进行活动咨询,对方表示“一切等培训机构老师通知”。

这也引发一些家长质疑。12月中旬,初赛结果公布后,一名对成绩存疑的家长告诉记者,“这个活动连主办方客服电话都没有,想咨询都找不到人。”

迎春杯数度被禁、更名,从未离去

在“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的初评和复评系统页面中,能够清楚看到“数学花园探秘”的logo。多位培训机构老师和家长指出,“数学花园探秘”即原“迎春杯”。

迎春杯,北京教培圈当仁不让的“最有含金量的杯赛活动”。这项始于1984年的北京市传统中小学数学赛事,三十多年来数次被叫停、多次更名,“迎春杯数学科普日”“数学解题能力展示”等都是它的曾用名。

知情人士透露,最知名的一次叫停,是2018年12月,在中小学生竞赛全面被叫停的背景下,北京市教委紧急叫停“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在多家辅导机构和家长们眼中,ACM就是“迎春杯”改名后的奥数比赛。

“叫什么不重要。名字换来换去,但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北京市初一年级学生家长程晚告诉记者,女儿五年级时曾两次参加该项活动,无论名字怎么改,多数学校、机构和家长还是更愿意沿用“迎春杯”的叫法。

更名后,在他们为孩子准备的小升初简历上,通常都会在孩子所获奖项名称后加括号标注“(原迎春杯)”字样。

在程晚女儿2017年领取到的获奖证书上,落款处有两个盖章,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委员会”和“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

新京报记者登录资优教育科技中心官网,简介显示,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的业务范围主要有:举办不同类型的资优生学习讲座(竞赛类、中高考、自主招生类等)、资优生发现测试及中小学竞赛活动。

网站还对中心的常规竞赛活动组织以及管理活动进行了说明。“在本中心下属:1、华杯赛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2、迎春杯组委会办公室、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3、数学花园探秘组委会办公室、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涉及的比赛共计五项。

2021年1月8日,新京报记者登录该网站发现,其首页“新闻公告”“历届真题”“杯赛动态”等栏目的信息更新均停留在2018年,点击“在线报名”“在线活动”按钮均无反应。然而,“成绩查询”服务仍在继续,输入考生姓名、考号等,即可查询“2020创新能力科普活动”“2020数学华夏”“2020春季网赛”等赛事的成绩。还可以查询历史赛季成绩,包括“2020赛季决赛”“2019网络活动”等。

同时,“教练员等级认证”一栏也在保持更新。目前该中心官网显示,经过认证的教练员多达590余位,他们工作单位为各地的教育培训机构。记者注意到,其中不乏知名教育机构,包括学而思、新东方、朴新教育、立思辰、巨人学校等。

天眼查显示,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成立于2014年,大股东陶晓永,持股比例51%,陈平持股35%,为第二大股东。

网络公开资料显示,陶晓永有多个身份头衔,包括华杯赛主试委员会委员、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北京集训队教练组组长、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的创始人和推行者等。同时,陶晓永和陈平均为坊间传闻的“奥数十大名师”之一。

“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走美杯”被称为“四大杯赛”,是小学领域知名度最高的全国性奥数比赛。“四大杯赛”在诞生之初,都是旨在激发学生对数学的兴趣,锻炼数学思维。此后,因为与小升初的“升学”挂钩,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被裹挟其中,学奥数也逐渐失去其本意。虽然教育部门多次明确要求“各类考级和奥数竞赛不作为升学依据”,禁令之下,仍有奥数比赛屡屡换“马甲”重生。

变身研学营,华数原主办方卷土重来

“终于上岸了。”

2020年7月,拿到清华附中录取通知书的“海淀家长”陆先生长出一口气。

尽管没任何直接证据证明这张“offer”与奥数成绩有关,但陆先生还是认为过去两年几度陪女儿参加的奥数研学活动“值了”。

“奥赛都禁了,所以办成研学的形式,找一个名堂包装起来。其实家长都心知肚明。”陆先生回忆,三次活动分别为2019年的“北青华数之星华罗庚金杯研学行夏令营”、“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精英研学夏令营”,以及2020年的“华数青少年研学冬令营”,最终孩子拿到理想的名次和证书。

“一个孩子费用四五千元,家长陪同的话,额外费用自行承担。”陆先生指出,竞赛转型为“研学活动”后,费用也水涨船高,从几十、几百元飙升至几千块。另一名北京家长程晚则告诉记者:“去年两个比赛本来都想参加,但两个营的费用加起来要将近2万元,后来就放弃了。”

陆先生向新京报记者透露,2019年夏令营举办地之一是长春,行程第一天晚上报到、安排住宿,第二天上午会讲两堂课,然后下午考试。“接下来的一天带着孩子在当地进行所谓的研学活动,去名胜古迹转一转,最后会公布成绩、发放证书等。”

在陆先生女儿拿到的证书上,盖章为“北京青年国际研学旅行有限公司”和“北京华杯赛少年数学教育发展中心”。他说,少数孩子会晋级后续的“大师赛”,但对大部分孩子来说,拿到这个证书就够了——在小升初的简历上这将是家长最在意的一笔。

那么,“华数之星”前身真的是中小学数学四大杯赛之一“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吗?二者到底有什么关联?

记者了解到,在政府“禁赛令”之前,“华杯赛”相关活动信息均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华杯赛组委会”发布。2019年3月,该公众号发文称,“‘华杯赛’组委会率先在全国将比赛停止。经过近一年的酝酿与探索,‘华杯赛’组委会决定⋯⋯联合国内领先的专业研学国企机构北京青年国际研学旅行有限公司和厦门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动将‘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简称‘华杯赛’)转型升级为研学旅行。”

公开信息显示,该微信公众号账号主体为“北京华杯赛少年数学教育发展中心”。天眼查显示,该中心成立于2003年,张连杰担任经理、执行董事,吕洪民担任监事,股东包括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总编辑王怀倜等。

2019年3月关于转型研学的推文发布后,微信公众号“华杯赛组委会”即停止更新。同时记者注意到,同年(2019年)12月,一个名为“华数之星”的微信公众号注册诞生。

“华数之星”首篇推文于2020年4月发出,宣布“自2020年开始,将启动‘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简称:华数之星大会)活动,努力打造成为一项具有国内国际影响力的面对中小学校外教育的大型数学活动。”同时指出,“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是由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中小学数学》杂志社、北京数学会普及委员会联合主办的非竞赛类校外教育活动。

公众号“华数之星”账号主体为“北京华数之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亦成立于2019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张连杰,吕洪民也担任该公司的监事、股东。

此外,“北京华杯赛少年数学教育发展中心”的股东王怀倜担任新诞生的2020“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组织委员会副主任。

2021年1月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华杯赛主办方一名工作人员进行咨询,问及活动组委会是否有变化,对方表示“我们人员都没变”。

天眼查对二者的查询结果。

闯关游戏、思维挑战,希望杯玩起“文字游戏”

2020年,除了“数学花园探秘”和“华数之星”,杨女士还给孩子报名了“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2020-2021‘思维挑战’冬令营”。

杨女士告诉记者,该活动报名仅面向该年度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会员开放。“这个活动是会员制,要先注册会员才能报名参赛,会员费365元,非会员没有报名资格。”

对此,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表示,正常情况下每年9月起交会员费,成为会员后,系统默认可以参加冬令营(免费),还可以参加两次投稿,好的作品会被推荐至国家级期刊《数理天地》,还可以获取学习资料等。

该工作人员表示,2021年还将有一次夏令营,但原则上是“冬令营中获奖的孩子才有资格报名夏令营”。

冬令营活动内容是什么?主办方在通知中表示,2021冬令营全部采用线上闯关的游戏形式。对于上一年“‘深度探索,思维挑战’冬令营——2020年的勇敢者游戏”活动的描述则为“这是2019年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以数学思维为核心的课外趣味活动。让孩子们在一天的冬令营中快乐玩数学闯关游戏,挑战自我。”

“闯关游戏”又是什么?记者从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发布的通知中看到,通知指出,活动“将在全国所有省市范围内继续采用国家在线考试平台举行同步线上活动”、“将采用国内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查系统、人脸识别系统和双视角鹰眼辅助监考系统”、“纸质证书和荣誉勋章将由会员单位在疫情后组织颁发”⋯⋯通知中多处出现“考试”、“监考”、“成绩”字样。

那么,“闯关游戏”是原来的“希望杯”数学竞赛吗?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主办方团队是同一个,但活动形式不一样了。”

上述工作人员解释称,现在国家取消了所有的面向中小学生的“杯赛”,希望杯只剩下高中组竞赛通过审批进入教育部白名单。“现在中小学的杯赛是以俱乐部的形式出现的。”

另外他指出,现在冬令营也改为线上闯关的形式进行。当记者问及“闯关是不是答奥数题”时,对方称“我们只能说是思维挑战,把数学趣味化了一点”。记者追问“是不是考试?”对方答复称“我们称它为闯关”。

记者注意到,2020年2月,公众号“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曾推送过上一年的“闯关”真题,题目共计40道。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面10道题可能会相对简单一点,后面比较难,“但我们组委会的老师还是同一拨人。”

中国教育学会回应:可向教育部举报

这个冬季,不仅传统赛事“回归”,还有新的比赛出现。

2020年,不少关注小升初的家长都听到了一个新的数学竞赛的名字:小禾杯数学大会。大会时间是2020年12月12日,仅限五六年级和初一初二孩子参加,初赛费用50元。

目前,2020年第一届小禾杯数学大会初评获奖信息已开放查询,决赛也已经开放报名。记者在报名链接中看到,除了需要填写基本信息、所在的区、目前就读学校年级,还要填写目标学习、期待从哪个机构领取奖牌。对参加决赛学生收取报名费500元。

活动报名链接中显示,“本次在线数学大会由湖南博林教育组织”。同时,报名链接中附有缴费二维码,微信扫描缴纳,收款方为昵称“小荷”(现已改为“大荷”)、真实姓名为“xx民”的个人。

一个面向北京地区的比赛,为何主办方为湖南的公司?收款方为何是个人微信账号?不少家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质疑,“一开始没敢报,以为是骗子”。

但面对诸多竞赛,陆先生说,他在报名时并没有纠结:“要想让孩子上好学校,这个问题是逃不过的。”陆先生告诉记者,女儿小升初那一年,自己很焦虑,“一直上火,牙疼了一个多月。”

陆先生女儿准备的简历做成了一个PDF文件,有22页。“证书图片什么的都要放进去,一份简历有好几十兆。除了奥数证书外,还要附上在学校获得的成绩,剑桥通用英语五级成绩,区三好、市三好、红领巾奖章等奖项,孩子的特长比如钢琴几级或者棋类艺术类体育类特长等。”

目前,陆先生女儿已成功“上岸”,进入心仪学校读初中。陆先生暗自认定,虽然折腾,但这些数学竞赛没有白参加。

教育部2018年印发的《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要求,“从严控制、严格管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竞赛应坚持公益性,不得以盈利为目的。主办方、承办方不得向学生、学校收取成本费、工本费、活动费、报名费、食宿费和其他各种名目的费用,做到‘零收费’,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嫁竞赛活动成本。”开始全面禁赛。

从2019年开始,教育部审核并公布竞赛名单,严控竞赛数量,所有进入白名单的竞赛必须坚持公益性,不得以盈利为目的,坚决做到“零收费”。

2020年8月20日,教育部公布2020-2021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共35项竞赛进入名单。

而上文中提到的“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思维挑战”冬令营活动、小禾杯在线数学大会等比赛并不在白名单中。

对此,1月5日,中国教育学会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上述活动均未通过白名单审核。按照教育部要求,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是不允许举办的。

“有很多这种活动,没有报备或没有通过审核、不在白名单之内,很有可能改个名字、不称自己为竞赛,以避开白名单监管。”上述工作人员指出,对这类活动家长要多斟酌辨别,可以向教育部举报。

“针对近日家长反映部分培训机构正组织中小学生参加‘新希望杯’、‘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等竞赛活动的情况,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组织未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的竞赛活动⋯⋯”2020年12月24日,武汉市教育局发布《关于重申中小学生竞赛活动禁令的通知》,明确将规范民办培训机构培训行为,从严查处违规行为。

2020年12月30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也发布重要提醒: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需审批才能举办,任何竞赛奖项均不与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挂钩。

在诸多家长为一纸证书奔走的“竞赛季”,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提醒恰逢其时。

【奥数“杯赛”沉浮记】

“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走美杯”被称为“四大杯赛”,是小学领域知名度最高的全国性奥数比赛。“四大杯赛”在诞生之初,都是旨在激发学生对数学的兴趣,锻炼数学思维。此后,因为与小升初的“升学”挂钩,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被裹挟其中,学奥数也逐渐失去其本意。虽然教育部门多次明确要求“各类考级和奥数竞赛不作为升学依据”,禁令之下,仍有奥数比赛屡屡换“马甲”重生。

1984年

“迎春杯”诞生,由当时的北京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研究部主办、北京市数学会协办、中小学数学教学报承办,初衷是激发中小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发现优秀的数学特长生。

1986年

为纪念和学习华罗庚,中国少年报社(现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社)、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中央电视台青少中心等单位联合发起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简成“华杯赛”。

1990年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普及部、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国青年报学校工作部和华罗庚实验室五家单位共同发起组织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2003年,第一届小学希望杯举行。

1998年

北京开始实行小学免试、就近升初中政策。不少家长开始把“迎春杯”等杯赛作为孩子进入重点中学的重要途径,同时,培训机构开始把各种杯赛宣传成“点招”的砝码。

2001年

“迎春杯”数学竞赛更名为“迎春杯数学科普日”。

2002年

首届“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中国少年数学论坛举办,该论坛由国际数学家大会组委会、 中国数学会、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少年科学院组织。

2003年

与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脱钩,“迎春杯”逐渐成为社会培训机构的赛事,影响力扩大到全国多个城市。同时“华杯赛”“希望杯”等杯赛乘势而发。同年,“走美杯”(“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开始举办。

2005年1月4日

成为民间赛事的“迎春杯”因杯赛举办方没有事先获得北京市教委的批准,于初赛结束两天后被叫停,后更名为“数学解题能力展示”。

2012年8月28日

教育部网站公布的秋季开学“监管令”中明确提出,严禁奥数与中小学录取挂钩。

2013年

“迎春杯”被北京市教委叫停后,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但大多数机构还是 继续沿用迎春杯的名称。

2018年2月12日

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明确表示,未经教育部批准,各类竞赛、挂牌、命名及表彰等活动不得冠以“全国”字样。

2018年2月26日

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 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规定,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迎春杯”“华杯赛”等多项竞赛被叫停。

2018年9月13日

《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印发,教育部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清单管理制度,每年动态调整一次。

2018年底

北京市教委通知从2019年起“迎春杯”正式停办。12月7日,“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被紧急叫停。多家辅导机构表示,ACM就是“迎春杯”改名后的奥数比赛。教育部评价,这一活动未按程序报经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同意,被认定为违规变相举办的学科类竞赛。

2019年1月

教育部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四大杯赛中的“迎春杯” “华杯赛”“走美杯”三项数学竞赛均不在名单之内,而“希望杯”仅面向高中学生举办。

2019年

多项小学奥数竞赛转型为“夏令营”“冬令营”。有报道称,在游览、参观、研学背后仍是对超纲内容的考核与选拔。比如“华数青少年研学冬令营”、“YCB-DSS冬令营”(“迎春杯大师赛”)。而“希望杯”则转为付费在线测试。

2020年12月30日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提醒称,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清单制管理,未在清单上的均为违规竞赛。任何竞赛奖项均不作为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加分依据。广大家长和中小学生务必提高警惕,避免上当。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刘傲  审编:admin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公益网”(域名CHINAGONGYI.COM.CN)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公益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公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公益网CHINAGONGYI.COM.CN)”的文章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电话:400-0156-539 电子邮件:chinaqnlm@vip.qq.com